197°

扫描孙杯: 这些小同学 都是“老选手”

每年的孙敬修杯,我们都会看到很多亲切的面孔,他们是代表队可爱的领队老师、亲爱的评委老师,还有很多来自祖国各地的孙敬修杯“老选手”。2019年,我们又和这些老选手见面啦。

扫描孙杯: 这些小同学 都是“老选手”

家住北京的徐忻然就是其中一位。听起来,北京的小选手在家门口比赛,多幸福啊。他们有他们的辛苦:因为不住在比赛场地,所以小选手每天都要早早起床,从市中心赶到郊区的比赛地点。2015年参加孙敬修杯时,徐忻然还在上幼儿园,陶岚琴奶奶对她说:“欢迎你明年再来参赛。”没想到,她坚持了整整五年。每当在孙敬修杯上看到她和那些一直参赛的小选手,工作人员都有由衷的欣喜涌上心头——还有什么能比亲眼目睹小朋友成长更开心的呢?

今年,徐忻然不仅参加了故事组,还参加了演讲组的比赛。第一次演讲,她就取得了一等奖的好成绩。徐忻然说,她觉得有几位小选手说得非常好,明年还想来这里学习。

扫描孙杯: 这些小同学 都是“老选手”

像徐忻然这样的选手还有很多,北京女青年会培训学校就有多位连续参加孙杯的同学。更有外地的小朋友大老远赶过来,这些孙杯的“老”选手大多三四年级,有的连续两年来到孙杯,比如海南代表队的潘伟霖同学,有的连续三年,比如来自内蒙古地小选手锷特同学。

扫描孙杯: 这些小同学 都是“老选手”

有人问,这样的老选手,一定是每年都得特、一等奖的大奖杯吧?选手中,确实有连年获得特、一等奖的,但更多的,是几等奖都拿过,复赛、复活赛全比过的小朋友。他们的心情随着成绩起起伏伏,有的上一年是特等奖,这一年,碑林区规划,甚至没能通过赛区选拔赛。可贵的是,每年,我们都能在孙杯赛场上见到他们,小选手们能够放下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分数,再次走进比赛,享受比赛,这本身不正是最了不起的成长吗?

扫描孙杯: 这些小同学 都是“老选手”

每年比赛,我们都会见到伤心的孩子,泪奔的家长,他们的泪水、情绪、话语也震荡着我们。有位家长因为孩子差了0.01分,没能升到决赛,哭着请求工作人员让孩子晋级,我们除了理解,也只能说不。要知道,孙杯的比赛成绩,是看到小数点后三位,两年前的比赛中,组委会还曾拒绝了一位分差0.001分而没有晋级奖项的家长。什么都不能撼动孙敬修杯的赛制赛规。

规则神圣,不容改写。

扫描孙杯: 这些小同学 都是“老选手”

在参赛选手中,也有评委老师和工作人员的孩子。这些孩子又获得了怎样的成绩呢?有老师的娃娃经过了复赛、复活赛,最后终于获得特等奖的。也有评委的孩子,经过复赛、复活赛,高高兴兴拿了二等奖的;更有组委会员工自家的娃,欢天喜地捧回三等奖的奖状,还开心地跟老师说:“老师老师,我第二天还要比赛(复活赛)呐!”这次收获了评委老师的意见卡,长了见识,2020年,咱也是一枚标准的“老选手”啦!

扫描孙杯: 这些小同学 都是“老选手”

嗨,阿姨我问点儿事儿

扫描孙杯: 这些小同学 都是“老选手”

明年我能来讲故事不?